"
联系人:李总
手机:18995633729 18827374206
邮箱:1653568854@qq.com
联系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台北一路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租车价格表
租车价格表
“一元租”引爆武汉租车乱象!

   春节将至,租车市场“一车难求”,武汉的租车公司就像开了秘密会议一样:纷纷暂缓低价战争,握手言和,签署“提价”协议——春节七日租车价格上涨20%至30%,且取消一到两天的短租业务,将租期限定为至少三日以上。

    然而,此时却冒出了“叛逆者”——武汉市我佳汽车租赁公司(以下简称我佳),该公司推出“一元一年租”套餐(以下简称一元租),吊足了消费者的胃口,亦引起了同行五花八门的揣测:闹眼子的吧?想搞乱市场?哪来这么多钱……

  煽“神州”一耳光

  我佳,成立不到两个月,目前在武汉已有7家门店,对外宣称有700台车的体量。位于东湖开发区的总部,虽无显眼的门店,找到这家公司甚至需几经周折,相对所处较为偏僻的位置,里面的世界却霸气十足,崭新的清一色中华H530占据了类似LOFT的停车场地。在一轮投资面前更是有种低调暴发户的豪放:先砸一个亿再说,二期投资初步定为两亿。

  离神州在全国铺大摊子的壮大局面,我佳的现实可能还稍显骨干,但理想却很丰满:“3年之内在全国开100个门店。”我佳市场部经理吕希在接受《楚商》杂志采访时透露,迅速抢占市场是他们的首要战略,继武汉之后,我佳已经在重庆、沈阳、长沙安营扎寨。

  像神州的“49元一天”的字眼游戏一样,一元租无非是换了个更低廉的吸引眼球的价格而已。神州的操作模式是,49元租一天只是租车费用,实质上顾客要提到一款车,必须缴纳每天60元的车险,路桥费、ETC等其他费用亦由消费者自身承担,加起来超过百元,而提车的押金亦不是小数目。曾经有神州的消费者在驾驶过程中将车擦了道“口子”,还车时自己掏腰包500元作为赔偿。“一个小口子属正常磨损,500块钱以下的事,保险公司怎么赔?”一位业内人士举了这样的例子捅破低价战的门道。

  一元租,除了消费者需要承担车险、路桥费、ETC等费用外,还需一次性缴清6万元的押金,总计68000元。此外,为了防止车辆转租,遏制骗车等行为,一元租设定了门槛:只有注册资金100万及其以上的企业才有资格享受一元租的特惠,该业务不对个人开放。

  我佳预计投入500辆中华H530投入一元租业务,其亏损从账面上看属于必然,推出该业务不到一个月,被提走的车已有60台左右。“第一步计划投入100台,也就是说一年之内属于我们的钱只有100块,这款车租一年的折旧费按车辆本身的20%计算,为2万块,不算人力资源等其它成本,仅折旧费一年得亏200万。”吕希给《楚商》记者粗略算了这么一笔亏损账。

  然而,这终究只是账面亏损而已,一元租的良苦用心在于——通过舆论达到广告效应。吕希称这是公司新的营销体系所诞生的产物。就像电影宣传一样,影片主演总得以各种绯闻点燃观众关注点,作秀亦或炒作,皆可归于李宇春的一句话:绯闻也是我的工作。“在正常情况下,对于新诞生的一家租车公司,每个月的广告宣传费大概是140万左右,而一元租的亏损费用折合为广告费用则为全年200万。”据了解,我佳到目前为止,未在任何媒体投放广告。

  节省宣传费的如意算盘背后,更多的是抢占市场的野心,“我们就要煽神州一耳光,让它看到我们。”和‘神州’掐架,我佳似乎如愿以偿。入冬以来,神州在全国其它城市暂停49元租套餐,唯独武汉是个例外。除此之外,神州还将所有门店店长的工资提高了40%。“为什么,因为我佳的出现。”从目前找上门的媒体数量和已成交车辆来看,我佳开始津津乐道自己的市场攻略。

  我佳并不打算就此收手。接下来,除了中华H530以外,他们会选择100辆价位20万左右价位的车型,诸如雷克萨斯等品牌进军一元租计划。

  神秘“后台”

  在启动资金庞大的租车业,即使是目前全国最大的神州租车,也曾差点死在钱上,幸好联想控股慷慨解囊12亿让神州起死回生,而神州老板陆正耀也就此沦落为一个“打工者”。试图以低价战一招致命的我佳,谈起钱来轻轻松松,“我们准备亏两年”,我佳销售部经理陈自月说。

  自称“老板全资”的我佳,其庞大的资金后台始终是个迷。对于《楚商》记者所质疑的资本干预,陈自月予以否定:“提一台中华H530需要先付清十万,而我们租出去的押金只能拿到六万,怎么会拿着这六万块去做别的事情呢?”同时,我佳一口咬定没有任何资金来自银行贷款。

  业内人士却推断一口气提500台H530,会存在很大的折扣,绝不是我佳所谓的“10万一台”。更让人疑惑的是“为什么他非要搞中华这款车啊?这车外面像本田,里面像垃圾,一点都不好!”一位从事租车行业八年的老板表示此事不可信:“说不定我佳的老板就是中华生产商的老板,车子卖不出去,那就通过租赁的方式把钱盘活嘛!”

  关于单一固定的车型,我佳则另有一番说辞:“在国外,经销商决定厂家的产能,在国内是生产商决定产能,所以消费者买车、提车难,价格比国外贵,这都是因为销售商在销售环境上进行了压制。我们相当于租赁行业的一个批发商,用自己的实力大量采购,颠覆国内的销售环境。强加在消费者身上的东西,我们来买单,例如购置税。”

  当然,我佳明白“价格战”绝非长远之计。他们没有神州强大的服务后台,没有丰富多样的车型,没有像神州一样做线上销售的成熟互联网模式,优质的后续服务在目前看来也是“一片浮云”。大多数城市的客源还是牢牢捏在神州、一嗨、至尊等租车小巨人手中,甚至汽车生产商也开始在租车江湖里插一脚,前段时间,广汽集团在武汉的首家汽车租赁公司开业。大大小小的租车公司在武汉已经多达200家。

  在《楚商》记者所走访的租车公司中,大多一致认为:“降价你搞不死我,总有一块蛋糕是我的,并不是所有顾客都去贪便宜。”武汉保时达婚庆商务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说,公司运营八年来,以婚庆服务为主,即便是神州入驻,也未影响自身运营。

  想将神州拉下老大的位置,除了庞大的资金后台和野心勃勃的“一元租”攻势以外,我佳自认为正在开发的“随时租”才是王牌。“就像鑫飞达自行车一样,我们要让客户出门刷卡即可提车走人,然后定点还车。”显然,没有庞大的财力支撑,随时租极有可能变成纸上谈兵,一元租亦只能昙花一现。在吕希描绘的“随时租”美好宏伟蓝图中,我佳成为老百姓“用得起”的车的成本计算并无明确账单,初步计划靠租车摊点广告盈利听起来很诱人,但如何将车辆进入良性运作还是未知数。

  租车乱象

  “一元租就是要搞乱市场嘛!”一位业内人士做出如此评价,但仍然表示很淡定,因为市场本身就是个乱摊子。

  在《楚商》记者走访的租车企业中,绝大多数中小型企业并无庞大资金购买车辆,而是以加盟、挂靠等方式获取车辆资源,部分小型公司甚至没有自身的停车场地,以婚庆会议为主的保时达没有门店,办公用地只是一套小区民宅,停车场地也不得不依靠公司对面的麦德龙。私家车和企业机关闲置车辆的挂靠,满足了顾客对车型的多样化选择,成为他们养活自己的重要来源,在这些挂靠和加盟车里,租车公司只是抽取一定的中介费用。

  为了遏制骗车现象,绝大多数小型租车公司均采取司机和车一起出动。然而,湖北省道路运输条例第三十一条明确说明:“汽车租赁经营者不得以提供驾驶员服务等方式,或者变相从事道路运输活动。”对此,小公司的老板们大吐苦水:“我们也装GPS全程监控,但是骗子都是有预谋的,GPS并非万能,当他把车开到没有信号的地方就可以破坏你的监控系统。”更有甚者,会进行反GPS侦察,即卸掉车辆本身的监控装置,换上行骗者自身的GPS进行反追踪,最终行窃。

  况且,对于配司机出动的车辆赚取的服务费大概是自驾租车的2.5倍,租车公司做代驾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。

  追讨被盗车辆的过程在小公司眼里则被赋予了更多心酸,武汉东方三利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方旭告诉《楚商》记者,曾经有车被骗出省外,追讨该车辆的成本达到4万,因为公安机关在追讨过程中并无办公费用,所以需要租车公司自身承担。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更有无奈者将20万的车以3万元押给典当行,典当行反向租车公司要钱取回车辆,当骗子被抓回之时无奈甩出一句:“没钱,我坐牢吧!”保时达总经理说自己创业前四年,遇到这样的骗子只能自认倒霉,所以现在对不熟的客人,一律不做长租业务。

  当然,像神州这样的大公司,停止了敏感的代驾业务,他们有自己完善的保障体系,租车者的押金与信用卡挂钩,一旦出现变故,公司可直接通过银行提取信用卡里的钱。即便如此,神州对于个人租车仍然出手谨慎,短租业务一般控制在七天之内。“天数越少,风险越小。”业内人士如此解释。与之相悖的是,从节省管理成本的角度出发,面对只租一天的顾客和租七天的顾客,显然他们要更青睐后者

  春节掀起了新一轮租车高潮,各大租车公司都想分得一杯羹。就像是一场没有成行规则的比赛一样,为了抢占地盘,大公司使出“低价”利刃,小公司钻钻政策空子,抱着一副“反正一时半会儿你收拾不了所有的市场”的淡定态度,继续过着不咸不淡的日子。刀光剑影中,谁都无暇顾明天的租车盟主是谁,亦乐观认为倒在乱战中的不一定是自己,很少有人愿意寻找突破差异化竞争的真正武器。